行政長官抗疫記者會開場發言及答問內容

日期: 2022-01-14 22:49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日(一月十四日)下午舉行記者會,政務司司長李家超、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教授、衞生署署長林文健醫生和政務司司長私人辦公室人力資源規劃及扶貧統籌處處長關婉儀亦有出席。以下是記者會的開場發言及答問內容:
 
行政長官:各位傳媒朋友、各位市民,歡迎大家出席和收看這次記者招待會。我在上星期宣布收緊社交距離措施時已預告,由於Omicron變異病毒株疫情發展非常迅速,所以儘管我們收緊社交距離措施的有效期是兩星期,我們將會在過了第一個星期,即是七日後,再向大家交代整體情況,以及在兩個星期的社交距離措施結束後的情況。今天是第八日,所以我們在掌握了過去七日的情況後向大家作一個交代。當時我亦預告,為了支援一些直接受到今次社交距離措施影響的行業,即被關閉的處所和不能提供晚市堂食的餐飲業,我會啓動第五輪「防疫抗疫基金」來提供一些資助。
 
  簡單交代一下,今天是二○二二年一月,亦是整整抗疫兩年,我可以形容在這兩年的抗疫工作中我們是「化險為夷」,從圖表大家可以看到,我們經過了幾浪疫情,一般形容現時面對的可能是進入第五波疫情,但基本上都能夠控制,尤其是最近這一段很長的時間,本地感染個案,即圖表中的紅線都是平的,基本可以說沒有出現甚麼本地感染個案。
 
  從全世界的整體成效來說,香港的成績一點也不差。以總確診個案是13 025宗來計算,我們排在全世界170多個國家和地區之後;以每百萬人計算,現時香港錄得1 761宗確診個案和28宗死亡個案,亦只是佔全球平均數的4%。
 
  今次Omicron的入侵,由於它的傳播性是特強,已經取代了Delta成為一個主流病毒,所以我們嚴陣以待,一點也不敢掉以輕心。首宗因為輸入引起的本地個案出現在去年十二月三十日,到晚上大約十時由衞生防護中心公布,就是「望月樓」個案。而首宗初時以為是源頭未明的本地個案,令我們更加驚恐——如果這位屯門的測量師是一個源頭未明的個案,會否是他經過維多利亞公園到北角上班時,從「跳舞」群組受到感染?這案出現的日子是今年一月四日,當時檢測結果是初步陽性;一月五日這個案便確診,當時衞生防護中心因為未找到連繫,便將其視為一個源頭未明的本地個案,但幸好經過流行病學調查後,已公布它屬於「陸田園」群組,換句話說,亦是一宗由輸入個案引起的相關個案。
 
  今天是第八日,我向大家交代一下過去一個星期整體疫情的情況。由於我們有「熔斷機制」和其他措施,輸入個案由早前一個星期的184宗,下降至141宗。事實上,現時每一天,譬如昨日由香港國際機場入境的旅客只剩下200多名,所以很明顯,輸入個案亦會隨之減少。與此同時,與輸入個案有流行病學關連的個案在過去一個星期有所增加,由上星期的17宗,上升至42宗。另外,到今日為止,包括剛才張竹君醫生(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對大家說,現在還未找到超級市場理貨員個案的源頭,究竟她的傳播途徑如何?所以在分類上她仍然是一宗本地個案,雖然透過病毒基因排序連繫到她的源頭應該是那位女空中服務員,但因為未找到傳播途徑,所以我們亦相對關注。
 
  我們應對Omicron的入侵,遏止它進入香港社區,在這一個星期做了大量工作,至今為止已經做了超過110萬次核酸檢測。進行這些核酸檢測的途徑包括就逾460個地點,即一些確診人士曾經到過的地點,發出強制檢測公告,CTN(compulsory testing notice);就確診人士居住的大廈做了逾30次圍封行動,RTD(restriction-testing declaration);亦有超過九萬名市民收到「安心出行」的通知要去檢測中心進行檢測;亦因應屯門區特別受關注,推行了「願檢盡檢」,即居住在屯門區的市民,只要他們願意去檢測看看自己有否受到感染,是不需計較是否一個CTN或RTD的個案。
 
  當然,我們同時亦加強個案追蹤工作,現時在個案追蹤辦公室已經有超過300名同事,絕大部分是紀律部隊的同事,正在進行個案追蹤,然後安排強制檢疫,超過4 700人已經先後被安排進入檢疫中心。
 
  我在這裏特別對於面對這麼大量的核酸檢測、個案追蹤和強制檢疫的市民,他們在這過程中遇到一些不愉快的體驗,或輪候時間很長,我在這裏代表特區政府向他們致歉,希望他們諒解我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要與Omicron「鬥快」,事實上動員了大量人手,但恐怕都未能完全令市民滿意。不過,與此同時,我也要感謝大量同事,包括在機場和檢疫中心的同事,特別是民安隊的同事,以及為我們做檢測的承辦商,都非常努力配合這一次工作。
 
  我們應對Omicron入侵,除了剛才所說的工作,亦在上星期公布了一系列我形容為「快、準、狠」的措施,包括在「外防輸入」方面,就八個國家,即人員往來最多的八個國家,實施了地區性的航班「熔斷機制」,基本上航機是來不到,措施一月五日公布,一月八日生效。我亦在一月七日落實大幅收緊社交距離措施,隨後在一月十一日我又公布了從一月十四日,即今日開始,小學、幼稚園、幼兒中心和幼兒園暨幼兒中心暫停面授課堂。事實上,有不少幼稚園在我公布的翌日,即一月十二日已經停止面授課堂,但今日悉數要停止面授課堂。
 
  做了這麼大量的工作,現時看來成效是如何?我們現在錄得59宗與輸入個案有流行病學關連的確診個案,其中至少29宗是涉及Omicron。有些好像根本檢測不到,因為基因排序的問題,稍後林署長可以向大家說說。現在只有一宗是本地確診個案而未找到連繫,就是剛才所說那位超級市場理貨員,暫時沒有出現大規模爆發。這種大規模爆發在其他地方看到,Omicron一旦在社區感染便很快會以幾何級數上升,但起碼我們在這十天、八天未看到這種情況,當然是一個好現象。而且大約有六成的確診個案,是有關人士進入了檢疫中心後經過病毒檢測找到。換句話說,我們有效地把一些本來會在社區遊走和繼續傳播病毒的人士第一時間送往檢疫中心,減低了在社區傳播的風險。
 
  所有已完成全基因排序的個案均源於兩宗輸入個案。大家應知道是哪兩宗──是機組人員個案。透過如此快、準、狠地收緊社交距離措施,市面人流顯著下降三成。我們從何而知呢?從一些公共交通工具的乘客量,即八達通卡的流量可見效果立竿見影,市面上少了很多人員流動。這就是我們希望達致的效果。
 
  今天是第八天,最新的評估是疫情仍未受控,爆發的風險仍然存在。我留意到剛才在四時三十分的衞生防護中心記者招待會上,衞生防護中心主管大概也是這樣說,他說若說現時疫情已受控是言之尚早。風險仍在,會有甚麼令我們擔心的現象呢?我會先簡單說明,稍後衞生署署長會向大家詳細交代。
 
  第一,在Omicron疫情出現時,很快已出現連續兩個群組有大廈垂直傳播的可能;第二,我們看到目前有兩個群組的個案中明顯不止一個超級傳播者(super-spreader),亦有很多確診個案未接種疫苗;有些傳播鏈在兩星期內已達六代傳播,亦有確診者出現了病徵一段時間但沒有即時進行檢測,也沒有就醫,並在社區遊走,於是令社區可能出現隱形傳播鏈——這亦是為何我們要在屯門區特別大力推動「願檢盡檢」,因為該位人士遊走的社區應是集中在屯門。另一個現象來自醫院管理局,香港目前入院的感染個案當中只有三成感染個案沒有病徵,這跟海外的經驗不太一致。海外的經驗告訴我們,很多Omicron確診個案都沒有病徵;但我們卻剛剛相反,很多也有病徵──七成有病徵。我們擔心會否有更多沒有病徵的Omicron感染者仍然存在於社區。由於這幾個現象,我們現時的評估是仍然有爆發風險,所以我今天要宣布一系列措施。
 
  第一項措施,原定在一月七日至二十日,即在這兩星期適用的一系列收緊社交距離措施須延長兩星期至二月三日,即年初三。我當然明白這項措施會令很多人失望,因它橫跨了農曆新年,大家本來期望有一個很溫馨愉快或可以聚會的農曆新年,恐怕今年難以做到。第二,所有在這段時間舉行的大型活動均須取消,包括配合農曆新年的年宵花市、新春市場,以至旅發局本來安排了的新春活動,均須悉數取消。第三,我們要繼續「外防輸入」以減輕我們輸入更多個案和對香港醫院的壓力,因此原定由一月八日至二十一日生效、對八個國家實施的地區性航班「熔斷機制」亦須相應延長14天至二月四日。我們曾檢視這八個國家的情況,當地疫情仍然非常嚴峻,因此必須繼續採取這項措施。但我亦在此率先宣布,農曆新年後,即第二個14天的社交距離措施結束,即大年初四,除非疫情出現明顯逆轉或爆發,否則我們將逐步放寬受規限的處所營業,即不會長期關閉有關處所;但當我們放寬受規限的處所開始營業,例如美容業,屆時須以「疫苗氣泡」為基礎,即我早前公布原於二月二十四日才生效、要求進入某些處所的人士須接種疫苗的規定,會提早在那些希望逐步放寬恢復營業的處所率先生效。
 
  我們今天亦公布將推出第五輪「防疫抗疫基金」。第五輪「防疫抗疫基金」一如我們收緊社交距離措施,同樣希望做得快。我們在一月七日才收緊社交距離措施,今天是一月十四日,相隔一星期我們便在此公布這些相關措施。相對於過往兩輪──第三輪時相隔兩個月、第四輪時相隔一個月,我們才告訴受影響人士在「防疫抗疫基金」能獲何資助。今次是快的,我們預計大部分資助措施在下星期──今天已是星期五──在下星期可以接受申請,並爭取在農曆新年前後──若不能在年初一之前,我們也爭取在農曆新年初,即過年後馬上發放相關資助,總承擔額大約是35.7億元。「防疫抗疫基金」尚餘40多億元,部分要預留予未結算的項目,所以不需要向立法會申請撥款已可啓動第五輪「防疫抗疫基金」,這是有史以來最快的工作。第五輪「防疫抗疫基金」一如以往地具針對性,針對兩大範疇。第一類是受新一輪收緊社交距離措施,即受共四星期的收緊社交距離措施直接影響的處所和人士,處所包括食肆——不能提供晚市堂食、美容院和健身中心須全面關閉;人士則包括體育教練、個人藝術工作者,因為我們關閉了一些場所,他們不能工作,所以這次亦屬於資助的對象。第二方面是一些不曾復蘇的行業,即因為香港未能恢復與海內外人員往來——即未「通關」——而長期處於「冰封」狀態的行業,包括旅遊業和跨境客運業。稍後我會列舉一些例子。
 
  至於向合資格處所和個人發放資助將以第四輪基金為藍本,採用精簡程序,如此才會快。若我們重新制訂何為合資格人士或處所,便需較多時間,所以是根據第四輪基金釐定甚麼處所符合資格。資助額方面,我建議大家用這個角度去看:這次的受限時間,包括我今天公布延長14天,合共四星期,即28天;相對於第三輪,當時關閉了處所44天至65天;第四輪更嚴峻,由57天至158天,因此當我們考慮今次第五輪「防疫抗疫基金」的資助額,必須一併考慮時間。今次受限時間是四星期,我們發放的金額以第四輪基金的資助額為基礎,即一半。若屬受影響處所,我們提供的資助是第四輪資助額的一半,個人則是三分之二。
 
  舉例而言,以第四輪為藍本,例如餐飲處所,當時的做法是以持牌處所的面積決定所發放的資助額,若領有酒牌可獲額外資助,不超過100平方米的餐飲處所的資助額是一次性50,000元,大於100平方米至200平方米便是100,000元,如此類推。我在這裏沒有辦法仔細說明詳情,在記者會後,我們會馬上發放新聞公報,大家會看到每一個項目的資助額等詳情。
 
  除此之外,我們還關閉了其他場所。勞工及福利局亦有一些支援措施,針對暫停了面授課堂的幼兒中心和其他關閉的中心、本來在這些中心教授興趣班的導師,我們都會以個人形式發放資助。
 
  屬於教育局的措施針對受面授課堂暫停影響的機構及人士,包括全港1 000間幼稚園都會得到支援,因小學關閉受影響的校巴司機或其他提供服務到學校的人士,都會按以往的做法獲得資助。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措施屬於第二類,即是根本未曾復蘇的行業,主要針對旅遊業,就是旅行社。
 
  運輸及房屋局的措施亦是針對未恢復營業的行業,包括航空服務公司、跨境巴士、跨境渡輪、跨境出租汽車。今次有一個特別安排,去年我們沒有做的,今次我們對取消了的年宵市場和在上星期六取消了的美食嘉年華——即「農墟」——也會提供資助。年宵市場方面,食物環境衞生署(食環署)除了退回租金或持牌費用外,會多給予百分之五十。一些付了較昂貴租金或持牌費用的人士會拿到百分之五十的資助;小型的、沒有付那麼昂貴租金或持牌費用的都是拿百分之五十,基於他原本已繳付給政府的金額的百分之五十計算。美食嘉年華方面,政府會發放一次性定額資助給所有農友,因為他們沒有辦法參與美食嘉年華的活動。
 
  接着我們在這段時間會繼續加強香港的檢測能力。現時檢測量可以持續維持每日10萬次或以上。在檢測地點方面,18區都有社區檢測中心,我們亦有大約40個流動採樣站。在屯門──我們這幾天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那裏,希望屯門的居民可以盡快檢測。據我所知,今日已經不用排隊,早兩天的情況已經紓緩。如果市民認為自己屬高風險,可以善用各區的社區檢測中心和流動採樣站接受檢測,幫忙切斷還在社區的隱形傳播鏈。
 
  同時,我們要加強疫苗接種。應對這一波疫情跟上次不同,上次我們還未開始疫苗接種計劃,因為上一波疫情是二○二○年十一月爆發,我們到二○二一年二月底才開始疫苗接種計劃,所以我們現在是同時應對檢測和疫苗接種。現時的疫苗接種服務不斷增強,我早前提及增加各類的疫苗接種地點,我在這裏不詳細逐點說明,現在的接種量已經是一個月可以做到177萬劑,或平均每日可為59 000人次接種,應該能滿足需求──就算近日的第一劑接種率及第三針加強劑接種明顯上升,我們都能應付,因為一天可以接種59 000劑疫苗,比這個月的第一天已經增加了百分之七十五,應該可以應付市民希望接種疫苗的需求。
 
  最後,我在此再次呼籲,我們必須同心協力應對今次因Omicron引起的疫情。為何我今日選擇說「通關」有期?事實上我們真的做好籌備工作,而中央和內地亦差不多同意和滿意有關的「通關」安排。大家只要共同努力,遏止Omicron的傳播,我們能夠做到一段時間再沒有本地源頭不明的個案,「通關」是有期的。請各位市民留意以下幾點呼籲:第一,做好個人衞生,佩戴口罩。第二,時刻監察自己及家人的身體狀況,留意政府公布CTN及RTD地點,盡快進行檢測。減少社交接觸,特別在節日期間盡量不要舉行跨家庭聚會,保持社交距離,避免去人多的地方,亦希望未打針的市民盡早安排接種疫苗。
 
  我介紹到這裏,先請衞生署署長林醫生跟大家說說從公共衞生角度怎樣看待目前的疫情。
 
衞生署署長:謝謝行政長官,各位傳媒朋友大家好。我向大家匯報現時的疫情發展和風險評估。全球來說,感染新冠病毒人數已接近三億,死亡個案亦已超過540萬。香港方面,與全球一樣,Omicron變異病毒株已經成為主流的新冠病毒感染來源。截至一月十三日,香港已錄得共327宗Omicron感染個案,當中輸入個案佔295宗,本地(個案)和與輸入個案相關的本地個案共32宗。疫情亦已進入社區。剛才行政長官亦有提及,主要衍生了兩大傳播群組。第一個是源自個案12611的望月樓群組,當中檢測陽性個案佔15個。第二個大型群組源自個案12676的空姐,由她傳給其母親然後再衍生跳舞群組等等的大型群組,這群組涉及檢測陽性個案44宗。
 
  從這兩個群組的衍生,我們看見疫情發展至目前仍然不容樂觀。主要原因有以下幾點。第一,過去一星期,每日都有與輸入個案相關的本地檢測陽性個案,數目維持五至八宗,每日都有。如果我們與過往幾波疫情比較,例如第四波,在出現很高的感染率或爆發式的感染之前,往往有十數天的時間,每日維持出現零星本地個案,所以我們萬不能在這階段掉以輕心。
 
  第二個情況是從這兩個大型群組的散播,大家可以看到,擴散速度非常快,形成了多條傳播鏈於社區出現,傳播涉及不同場所和不同活動模式,譬如於食肆,包括中式酒樓、西餐廳、茶餐廳和火鍋店等均出現傳播現象,工作場所則有證券公司、診所等。工種方面,有裝修,也有送外賣的;活動方面,有跳舞活動、宗教崇拜聚會、生日聚會等等。更甚的是,以往很多時候,有大型的社區擴散,即每天錄得雙位數字或以上的情況時,我們才會見到有一些在住宅大廈的垂直傳播,但今次很早已經出現。雖然每天只有單位數字的個案,但已經於大埔美新大廈和(北角)楓林花園第三期,出現住宅大廈垂直傳播的情況。這說明該病毒的傳染性高和傳播力很強。
 
  再甚者就是,我們在追蹤密切接觸者時,其實亦遇到一些困難。舉例說,有一個個案,她於SOGO兼職,最初是源頭不明。但經我們密切追蹤、尋根究底後,發現她其實已是第三代個案。再追溯源頭,才發現她的感染源自父親——一名藥房的東主。再追查藥房東主時,發現原來源頭是第一代空少——個案12611。我們在第三代才察覺,反追蹤上去,其實第一代和第二代(的個案)有機會已經在社區造成傳播,追蹤方面遇到這樣的困難。另外,亦有未明源頭的個案——58歲理貨員,固然她的基因組測序與跳舞群組吻合,但畢竟中間的聯繫和交接是如何,仍然未清楚找到。所以我們相信社區仍然會有隱型傳播鏈存在。
 
  分析病毒和感染了Omicron的個案,我們亦見到有些啓示。首先,這32個本地或和輸入個案相關的感染個案,有接近八成的人,其Ct值其實是少於或等於30,表示病毒量高,感染能力亦高。另一方面剛才行政長官亦提到,分析這32個本地個案,當中其實有相當數目,佔百分之三十,是沒有病徵的,這樣他們會在不為意的情況下於社區繼續做成傳播。概括而言,我們認為下一步疫情發展仍要非常小心應對。我們可以說的是,現時處於火山口邊緣,但仍未能離開火山口。其中主要是因為新個案每天仍然出現,隱形傳播鏈仍然存在,而Omicron本身的毒性和傳染力均很強,所以只要有一條隱形傳播鏈和一名超級傳播者存在,個案便會急劇上升。
 
  故此,要扭轉局面,轉危為安,需要所有市民齊心協力,做好以下工作:第一,多些使用安心出行。我剛才提及密切接觸者追蹤的難度,很多時患者記不清楚或未能說出過往逗留的地點,需要較長時間才能找出,這便可能錯過檢疫和防控時機。所以希望大家記錄好自己的行蹤,多些使用安心出行。
 
  第二,要盡快接種疫苗。我們看到包括剛才提及的藥房東主全家、空姐母親等等,一些家庭本身均沒有接種疫苗的記錄,可能是一個造成有機會超級傳播的因素,因為(沒有接種疫苗的患者)病毒量會比較多。另外,今次亦特別看到,在本地感染的Omicron個案的年齡中位數是高於50歲,換言之,相對較年長的人士,在今次(疫情)可能比較容易感染Omicron。故此,尤其針對長者和慢性病人士,我們希望他們盡快接種疫苗。

  第三,就是要盡早進行檢測。如果你知道自己曾於個案逗留的地方停留,無論時間多短,我們都鼓勵大家盡快做檢測。如果身體有少許不適,要盡快求醫,以取得診斷結果,並可盡早發現任何問題。對於醫護人員,我亦呼籲他們提高警覺,所有向他們求診的患者,希望盡快安排他們做檢測。
 
  在個人防護方面,大家都知道是要戴口罩、勤洗手,避免參與社交活動,因為今次我們看到跨家庭聚會的群組傳播。臨近新年,希望大家盡量避免跨家庭聚會。我相信以上措施,若大家攜手協力去做,是有機會扭轉局面,但現時形勢仍不能掉以輕心。希望大家共同努力,盡快走出疫境。
 
記者:首先想問「防疫抗疫基金」方面,剛剛提到在社交距離措施完結並實施「疫苗氣泡」後處所可以重開,如果該些食肆須關閉更長時間,「防疫抗疫基金」會否為其「加碼」?林太剛剛也提及今次的關閉期雖然較上幾波疫情短,但過年是行業的旺季,這次的資助額打折扣後會否(考慮另外)為行業增加資助,彌補他們在旺季的損失?此外,感覺上政府不願意就基金再向立法會申請撥款,為何會有此決定、繼續取用基金中的餘款?為何不向立法會申請多一些撥款以幫助業界多一些?有關社交距離措施方面,有沒有機會若疫情在年初三限期前(緩和)——有否規定在(確診)個案數目回落至一定水平時,便可以放寬讓市民出外過年?你也提到,如果處所提早實行「疫苗氣泡」就能夠重開,預計屆時社交距離措施可放寬至甚麼程度?謝謝。
 
行政長官:第一,我們沒有排除日後可以就支援因疫情受社交距離措施嚴重打擊的處所的補助而向立法會申請撥款,是沒有排除這方面的。事實上,近日有很多立法會議員提出一些意見,亦有寫信給我和政務司司長,但由於現時要做得快,亦因為我們的「防疫抗疫基金」經過早前注資,有足夠款項可以應付這輪資助,我們就覺得不要再等,應該要先做,急處所營運者所急。我回答你的題目就是沒有排除。如果日後仍然有需要作出這種資助,我相信立法會議員都會非常支持,尤其在聽了我們的公布後他們會主動再提意見。這是一個行政、立法機關持續良性互動的過程,亦體現我們在完善選舉制度後,立法和行政機關應互相配合。既然有未用完的款項,我們就先做這輪資助,如果日後真的有需要就可以再與立法會商量。
 
  疫情不會在兩、三日內就突然令我們完全放心,我們已經有兩年的經驗,疫情減退都需要一個過程。何況如果以「通關」為目標,我們更希望起碼有一段時間,當然最好是14日沒有本地個案,所以我們看不到實施至二月三日的社交距離措施還能有中段的檢討空間,即是說不會提早撤銷部分措施。我認為我們要有點決心,既然想達「清零」局面,我們就採取這些措施。對於處所營運者也要說清楚情況,如果餐飲業界要營運晚市堂食,也都要準備很多食材、招聘工作,所以現在我們認為直至二月三日也要實行我剛才說的社交距離措施。
 
  為何今日的情況與往時不同?我要告訴大家,到了二月四日,除非疫情明顯逆轉,即個案數字向上回升或出現令人很擔心的大規模爆發,否則我在此亦已預先說明,我們會盡量讓這些處所營業,不過屆時就要實施「疫苗氣泡」,這亦是業界提出的,無論是美容、飲食業界,他們表示若可以讓他們營運,他們會接種疫苗,亦會要求顧客接種疫苗。事實上,到二月二十四日,我們亦會有「疫苗氣泡」的要求。如果該處所要較其他處所更早營業便要遵從「疫苗氣泡」的要求,即要求他們的顧客接種疫苗。
 
  在增加資助或如何釐定今次第五輪「防疫抗疫基金」的資助額方面,我們有約40億元撥款,要盡量用好這些剩餘在「防疫抗疫基金」的撥款,以最大限度幫助受影響的處所和個人。但沒有事是絕對的,如果疫情繼續惡化,或有些從未復蘇的行業未能在短期內復蘇,當然政府要考慮。我舉個例子,旅遊業不只是受第五輪的「防疫抗疫基金」資助,我們提供給旅遊社的支援已經是「6.0」,因為在去年八月完成「4.0」的資助後「加碼」。另外那些接受第四輪「防疫抗疫基金」並關閉了百多日的處所,政府在「4.0」資助後亦有「加碼」,不過當時沒有稱之為「5.0」,但有「加碼」給一些長期被關閉的處所,即說明特區政府會不斷監察情況,有需要時必定會支援受影響的處所和人士。謝謝。
 
記者:想問一問,其實年宵市場去年本身是腰斬後再復辦,原因是為了滿足花農的訴求和滿足市民買花的需要,但今年又取消,是經過分析之後覺得疫情比去年同期嚴重,還是漠視了花農和市民的需求?風險是如何決定?為甚麼最後決定要取消?另外,第二條問題是今年其實香港已經是第二年沒辦法歡度農曆新年,算不算是政府失職?剛剛提及到實行「疫苗氣泡」後,遲一些就可以慢慢放寬餐飲業或其他表列處所(的措施),有甚麼理據?因為如果疫情跟現在是差不多情況,為甚麼遲一些才放寬,而不是一開始就不去收緊?另外,想問一問林太你本人,本身任期即將屆滿,到底有沒有打算透露一下你的參選意向是怎樣?謝謝。
 
行政長官:一如既往,最後那條問題我是不會評論,無論記者在甚麼場合問,都不會評論。
 
  我先回應關於我們如何處理疫情,一會兒請陳肇始教授談談年宵市場的決定。大家會看到Omicron的爆發是全球性,早前像我們般疫情已經控制得很好、甚至重開讓遊客入境或者放寬社交距離措施的地方和國家,現在都在收緊措施。事實上,有些歐美地區亦因此而出現了示威、暴動,即是市民已經很疲倦,不可以再接受這些措施,所以香港不是獨有的,因為從公共衞生領域而言,病毒傳播根本無國界、無地區之分,除非這個地方完全「冰封」起來,即是不讓人進來。事實上,我們的「外防輸入」措施差不多是全世界其中一個最緊的地方,已有一段時間進來的其實只是香港居民。我們現在有八個國家「熔斷」了,其實很多人都埋怨我們令他們不能回來,但都沒有辦法。這並不是說某一個政府做得好或者不好,我們已經盡了全力控制疫情,我覺得過去一星期是有效果的,我們會繼續鞏固我們抗疫成效,讓香港可以盡快走出疫情,然後就可以確保我們「通關」有期。
 
  至於如何看三個星期之後,即是二月三日,現在可以說是給到業界一些希望,因為事實上防疫抗疫措施、社交距離措施不可以長期做。這就是我經常說很困難的決定,就是如何取捨和平衡。由於接種疫苗的比率在最近十天、八天真的增加了很多,如果你記得,我說過如果我們每日能為兩萬人接種首劑疫苗,到了二月二十四日,即是我們本來要推出「疫苗氣泡」才可以進入處所的日期,我們差不多就有九成合資格人士接種了疫苗。對於一個地區來說,如果有九成合資格人士接種了疫苗,就比較安全了——或者林醫生都可以證實一下——是比較安全,所以有了這個考慮,我們相較第四波、第三波是更有基礎、有信心,如果到時Omicron引起的疫情沒有明顯惡化,或者在社區中沒有大規模爆發,我們就在這裏給這些處所一點希望,我們會盡我們的努力讓大家可以營業,不過到時就是以「疫苗氣泡」為基礎。請陳局長說說。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關於取消年宵花市,政府今次決定取消在15個地點舉行年宵花市是一個兩難的決定。一方面,我們明白市民逛年宵是新年習俗;另一方面,花農辛勞一年後希望銷售年花,但如果我們看全局,剛才行政長官和(衞生署)署長都提到現時疫情仍未離開危險期,在我們的社區內仍有多條傳播鏈,一方面,我們會盡最大努力去切斷它;但另一方面,在追蹤方面亦不是容易。經通盤考慮後,因為有風險,以及在花市中,大家都知道人多和有群眾聚集,為了減低傳播的機會,我們希望繼續減少人流,減低傳播機會以截斷任何傳播鏈,這是為了市民的安全、生命和健康,我們認為這是更加重要,所以決定將花市和大型活動取消。食環署會盡快向有關檔主全數退還使用費,剛才行政長官宣布了在第五輪「防疫抗疫基金」下,有關檔主會獲發放相等於攤位使用費百分之五十的特惠金,食環署同事會盡最大努力盡快與檔主聯絡。
 
記者:想問一問,你說希望短期內控制到疫情,新年大家可以出來做生意,但現在落空,之後你都說初四可能有機會復常,你覺得希望有幾大、或者落空的機會有多大?其實專家袁國勇都講過,新年之前如果控制到疫情,為甚麼現在不能放鬆一點呢?或者起碼(放寬)堂食至十時,讓市民可以吃到團年飯,度過這個新年呢?第二,都想問洪為民生日聚會,(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入境事務處處長)區嘉宏仍在檢疫中,可否確認到區嘉宏有沒有掃描「安心出行」呢?內部紀律的跟進工作進度是怎樣呢?會不會要求徐英偉或者區嘉宏因為這件事引咎辭職呢?第三條問題都想問關於生日派對。225人的生日派對的餐廳,其實有沒有違反防疫規定呢?相關的調查進度是怎樣呢?王詩雅被指隱瞞了行蹤,會不會進行執法呢?

行政長官:我回答第一、第二條問題。請陳肇始教授談其餘的問題,因為食物環境衞生署歸食物及衞生局管轄,所以執法工作方面,陳教授可以跟大家說。第一,疫情研判是衞生署署長負責,當然外面幫我們工作的專家都有不同的看法,有些專家指看來情況都不錯、受控,如果再沒有一個本地未明的源頭,似乎疫情控制得挺好;有一些專家就立即說不同意,是言之尚早,是不會這麼快就控制得到。我們的研判是,基於我剛才跟大家說,而衞生署署長亦詳細分析了,去到這一刻,不能夠說疫情受控,大型爆發或傳播的風險仍然存在,所以要再推進這一些社交距離措施。我們最終目的是保護香港,保護香港的市民,當然有時我們到某一些時候會平衡,如果疫情不是太嚴峻,我們都放寬一些社交距離措施,讓一些處所可以營業,讓市民多些活動。但恐怕這一刻,就着Omicron引起的疫情,我們的研判就是我剛才向大家所交代的。當然我們未來這兩、三個星期會繼續努力,採取我們所有可以採取的措施,包括檢測和追蹤,確保能夠在之後兩個星期的社交距離措施結束之前,即二月四日(年初四)之前,我們更加有信心,讓社會更加有希望。
  
  至於有關生日聚會涉及的政府官員,一共有15位,包括已經進入退休前休假的前海關關長,我在上星期已經發出了聲明,說我們會嚴肅跟進,正進行內部調查。但這一刻內部調查未完成,所以不適宜就你問的個別人士或個別的事作回應。但我必定會嚴肅跟進,以一個很公道、不偏不倚的態度來處理每一位出席過的同事,屆時一定會向社會交代。請陳肇始局長。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關於食環署對於涉事餐廳的調查現時已經展開,會根據法例進行刑事調查,如發現有任何違規都會檢控。當然,我們會確保調查和檢控程序都是公平公正的,我們一定會穩妥和嚴肅地跟進。餐廳是受第599F章,即《預防及控制疾病(規定及指示)(業務及處所)規例》規管的,這間食肆登記以D類模式營運,所以不論它的負責人、員工或顧客,都必須遵從這條規例所發出的一些指示,例如在事發時有沒有掃描「安心出行」、有沒有佩戴口罩,這些指示是一般的規定。當然,如果顧客沒有遵從第599F的規定,或者第599G章──羣組聚集(《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和第599I章──佩戴口罩(《預防及控制疾病(佩戴口罩)規例》)這些指示──這些(指示)全部都適用,如果在調查時發現沒有做,會有一定的懲罰。涉事餐廳亦受第132章《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規管牌照,這有普通食肆的臨時牌照等的整體規管情況,(食環署)都會循這方向調查。最後,我剛才都說過,如果在整個調查過程中發現有人可能違反這些條例,亦未獲許可提供一些器材或卡拉OK等,食環署都會根據法例作相關執法。
 
記者:你好,想問幾個問題。一開始林太提到現時「通關」已經準備好,若在一段時間沒有本地個案的話,就會有機會「通關」,其實實質上有沒有談過一個日期,過了多少天沒有的話,就真的可以跟中央考慮去商討「通關」?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剛才也有提及花市的限制——今年沒有花市——其實回看去年的情況,未有接種疫苗的安排,尚且可以容許有花市的出現,今年已經有接種疫苗的安排,再去禁花市,是否一個太嚴厲的做法?而且根據以往的經驗,其實花市的人流是有機會湧到花墟,這個措施會否帶來一些防疫上的反效果,反而會適得其反?第三個問題,稍後恢復一些處所運作時會以「疫苗氣泡」為基礎,見到現時「疫苗氣泡」都是基於第一劑疫苗和第二劑疫苗去運作,其實政府有沒有檢視過,接下來「疫苗氣泡」維持在現時的做法是否仍然有效?因為現在有部分人的疫苗抗體水平已經下降,會否檢視?
 
行政長官:我請陳教授和衞生署署長回答有關於花市和「疫苗氣泡」的定義是否包括第三劑疫苗,最後我會回答關於我們「通關」的準備。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多謝行政長官。關於花市方面,我剛才已經說了,其實是一個兩難的決定。一方面,我們知道市民想去;另一方面,花農已經準備好所有花,辛勞了一年。可是,基於安全,以及要保護全香港市民,現時疫情仍然未脫離危險期。一個花市如果有潛在的傳播鏈,就算真的接種了疫苗,就算花市用「疫苗氣泡」,也不能夠百分百確保沒有傳染。因此,我們平衡各方面,尤其是現在的疫情,決定取消花市。你提及去年的情況,我們其實亦有汲取經驗。一方面,我們會盡快與花農溝通;另一方面,根據去年的經驗,他們都會用他們的方法散貨。
  
  我想在新年期間,除了買花,其他很多地方都會有一點擠迫。因此,剛才行政長官和衞生署署長亦呼籲大家盡量避免人多擠迫的地方,大家要留意這方面的情況。
  
  至於接種疫苗方面,我可以請(衞生署)署長說一下聯合科學委員會(疫苗可預防疾病科學委員會和新發現及動物傳染病科學委員會)那方面的討論。一方面,大家留意到,我們除了呼籲大家,如果還沒有接種第一針,大家要去接種第一針。我們亦看到近日有一個非常好的上升趨勢。每日(接種)疫苗的(數字),(接種)第一劑(的人士)都有一萬多至二萬。希望這勢頭會繼續,因為這也可以保護大家。至於第三針方面,亦有60多萬人已經接種。因此,我們也呼籲,除了還沒接種第一針的人要盡快接種外,是時候接種第三針(的人士)也要接種。
 
衞生署署長: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轄下的聯合科學委員會(疫苗可預防疾病科學委員會和新發現及動物傳染病科學委員會)和行政長官專家顧問團就如何被視為有效完成接種疫苗,已翻看不少文獻和作出很多討論。到目前為止,我們正使用的兩款疫苗,即復必泰和科興,均以接種兩劑為有效完成疫苗接種。至於為何要推動接種第三劑,主要是因為不論是國際還是本地的研究,在完成接種兩劑疫苗後,無論是復必泰或科興,也會見到在六個月後的中和抗體水平會下降,雖然下降幅度不一。面對Omicron的威脅,在科學上可以看到,有需要接種第三劑,從而增加中和抗體的水平。增加中和抗體水平可以有效減低有徵狀的病毒感染,但其實只要完成有效的兩劑疫苗接種,在T細胞的保護下,在預防重症、入院率或死亡率方面,均已在科學上證實為有效用。在這方面,我們亦會繼續留意科學及疫苗接種有效性的發展,當然不會排除將來有新一代的疫苗出現,針對一些新的變異病毒株,我們會再與科學委員會商討是否有需要引入。謝謝。
 
行政長官:我為何今天會說只要大家努力,「通關」是有期呢?因為我們做了大量工作,而這些工作是不會因為暫時未能「通關」而浪費。大家記得,我們由去年九月開始、在中央的大力支持之下,進行了很多對接工作,大部分都是政務司司長牽頭,無論是到深圳對接,或者視像對接,又或者內地專家來考察,已經做了大量工作。現時一般的看法——不過這些都是在Omicron未出現在香港、未出現在內地時——一般來說,如果我們能夠達致連續14天沒有本地源頭未明的個案,就有「通關」的條件,所以我們就向着這個目標繼續努力,這亦是為何要採取快而準的措施,就是希望可以遏止Omicron在本地社區的感染。這些大量工作——真是很大量,而且很具體——因為我們未可以落實,我亦不想說得太多,但是兩地有關部門同事其實都準備就緒,做了很多工作。只要我們再有「通關」的條件,本地疫情受控,中央是一如既往地支持我們能夠盡快讓兩地人員逐步正常往來。請大家保持信心,以及全城、全社會合力,我們為「通關」創造必須的條件。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答問內容的英文部分。)
Photo  
政府新聞處 連結至相關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