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發展局局長就「全方位增加土地供應」議員議案總結發言

日期: 2021-06-09 21:05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黃偉綸今日(六月九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黃國健議員動議的「全方位增加土地供應」議案的總結發言:
   
主席:
   
  我感謝黃國健議員提出原議案,以及四位議員提出了修訂議案,亦感謝今日多位議員給予寶貴的意見。不同議員對個別建議看法未必相同,但今日我見到一個共通的地方,就是都希望政府可以持續、努力、加快開拓土地和供應房屋,這是所有發言議員對我們一個清楚的期望。這亦是我們目前努力的方向。接下來我會就大家發言的數個方面作一些扼要的回應,亦讓大家知道目前的進展。
   
  首先是填海。有議員說,填海的努力是否需要二十年、三十年才看到結果?不需要這麼久的。目前,中部水域人工島推展的規劃,如果順利、每一步也做得好的話,二○三四年可以有第一批人進去居住,即現時起計十三年,並不是短的時間。但大家不要忘記,如果你看香港的人口,由現在到二○四○年,無論是人口或住戶數目也是一直在增長。我們目前一些新發展區已到了收成期,例如古洞北/粉嶺北新發展區會於二○二三/二四年開始入伙,二○二六/二七年大量入伙;洪水橋新發展區也是二○二三/二四年開始入伙,二○三○年開始有大量入伙。再接下來,中部水域人工島及新界北發展就會是我們主要提供房屋供應的地方,亦是支援我們經濟活動的地方。所以說,這些「遠水」不久將來會變成「中間的水」,接着便會是「近水」。而這亦是我們所需要的,因為是面對香港未來的發展我們所需要的。
   
  填海方面,我們亦有經驗驗證可以是快的。東涌東填海工程的情況,我們由二○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開始填海,至二○二○年三月我們把第一幅土地交予房委會(香港房屋委員會),是可建屋的土地,只需二十七個月,相對如要收回比如說陸上的土地,由於要處理很多補償安置的情況,有時二十七個月都未能完成。所以填海我們的而且確有經驗,在時間或成本上是更加可控的。
   
  第二點我想談的是收回土地。先提供一些數據讓大家知道,在過往兩年,即二○一九年至二○二一年,我們平均一年收回45公頃土地。這是甚麼概念呢?對比之前的五年,即二○一九年之前的五年,我們每年只收回四公頃的土地,如果我們看未來的五年,即二○二一年至二○二六年,我們看得到平均每年可收回100公頃的土地。所以看收回土地方面的力量,其實是有相當之大的增加。談到收回土地,還要多說一兩點,當然我們是建基於公共利益的,即不會隨隨便便收回的,因這些土地是私人財產,我們會尊重私有產權。但在目前的法規之下,如果有公共目的,我們是可以去收回的。
   
  議員亦提到補償機制,我在這裏很簡單說,因為我之前亦已經談過。目前的補償機制,譬如說甲、乙、丙、丁四類的補償機制,其實是一個特惠的,或非法定的補償機制。它給予業權人在法定機制以外的一個選擇。我們的經驗是,特惠補償目前的情況,如果業權人不要特惠補償,而選擇法定補償,其實我們特惠補償往往賠出的金額是較法定補償高的。而因為牽涉公帑,我們不會輕易就着安排作出改變。議員今天提的意見我是聽到的。
   
  剛才議員有提及祖堂地。其實在民政事務局方面,我知道跟鄉議局也有商討,就祖堂的管治,如何可以令到一些決策更容易做到。我相信討論是持續中,今天我沒有進一步的資料可以透露。
   
  棕地方面,我非常同意陸頌雄議員指我們不能只靠棕地。如果你看棕地,我們目前的境況和我們會做甚麼呢?香港約有1 500公頃棕地,當中超過一半,超過800公頃棕地其實我們已經有規劃,會發展作其他的用途。我們最近亦再檢視了剩下來七百多公頃的棕地,並再物色了12組的土地,作公營房屋發展,一共可以建造三萬個單位。往前走,我們希望棕地的使用能夠更加有效率。但香港能否沒有棕地呢?是不能夠的,這一直是政府一個很清楚的看法。因為棕地作業,無論是一些露天倉儲或支援物流,是我們經濟鏈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所以這是為何我們說需要一個多管齊下的策略,而不是把所有棕地都取締,事實上政府不是這樣看,亦絕對不會這樣做。
   
  邊境地區的發展,不少議員均有提及。其實未來邊境地區的發展是非常蓬勃的。我們會就新界北發展到立法會,我知道今個月稍後會去工務小組,合共三個部分的發展,希望大家支持我們可以開展研究。我們會看看如何可以再做快一點。
   
  將來邊境地區會有甚麼?由西向東看,河套地區我們會有很好的科研方面的、差不多一平方公里(八十七公頃)的發展;東邊──蓮塘/香園圍──研究現正在做,我們會看看是否做一個高科技的工業邨;回到中間,我們有新界北新市鎮(即現在香園圍附近的地方)、文錦渡物流走廊、新田/落馬洲發展樞紐。所以接下來你看新界的發展,這些土地我們終於去到一個地步,可以考慮怎樣去善用這些地方的土地。新界北發展三個區的總面積約有1 400公頃。
   
  有議員亦提到沙頭角的情況,我在這裏簡單說,我早前在立法會亦曾說過。由於沙頭角邊境禁區內,特別是中英街的安排,它有其本身歷史的原因,它的保安和走私風險是高的,因此任何進一步發展這個地方,特別是在旅遊方面能否配合內地方面而有所發展,首要的考慮就是如何克服保安和走私風險所帶來的挑戰。
   
  最後,我想談談加快程序方面。馬逢國議員說,如果是一幅生地,這是我上星期說的,目前來說生地變成熟地要六年時間,我亦有說其實六年已經是從本來的——如果你看新發展區——從本來的九年至十一年壓縮下來。但六年亦是很長,這個我非常同意。因此在去年,在行政長官的支持之下,發展局成立了「精簡發展管制督導小組」。我們的工作簡單來說是幾方面的,一就是大家議員都提到的,如果有些工作是幾個部門也有份參與,但其實由一個部門作主導,基本上這件事由一個部門決定就可以了,其他部門無需重複審批。如果程序能夠進一步簡化,即如果有些審批程序其實沒有也可以的,我們會簡化它。我們的工作亦包括,我們會檢視一些目前的條例,包括《城市規劃條例》、與道路刊憲有關的條例,看看那裏還有沒有壓縮的空間。
   
  我之前也說過,研究的涵蓋面是大的,可能未來幾個月,在現屆立法會,我們未能將具體建議拿出,但我們盼望,下年我們可以有具體建議回到立法會作一個交代,以及看看哪些可以先推展。不過這裏我亦必須要說,目前的條例,如果存在,它亦是有些東西在守護着,希望大家理解。譬如說,需要多少次諮詢,其實背後有其理念,如果說不要三次諮詢,兩次或一次就可以,那其實中間有一個取捨、有一個抉擇。盼望整個社會、立法會屆時給予我們寶貴的意見。
   
  我曾經說過一個例子,如果現在我們申請工程撥款,通常是城規會通過了,才會來到立法會。有沒有空間,當我們對規劃有一定信心,我們大概知道要做某些前期工程,可以先來立法會申請撥款,當規劃過了就可以做。這些其實我們都希望和議員可以進一步探討。
   
  去年十月,我們另外在發展局成立了「項目促進辦事處」。如果是私人發展項目,可提供多過500個住宅單位,會由中央統籌和處理。目前我們已經在幫助五十多個項目,牽涉四萬多個單位。我盼望在這方面,如果有具體成績,很快大家會看得到。
   
  主席,如我在開場發言所說,目前政府正全力推動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經過大量公眾諮詢後得出的八個選項,我們亦全力推動精簡發展管制、加快整個流程的工作。至於其他的土地供應選項,包括譬如說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好像我在開場發言所說,其實就算是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也沒有說一定不做,它說的是當未來政府能夠騰出手來,當我們推動這八個應該優先處理的選項,工作做得差不多的時候,適當時間可以再作考慮。
   
  主席,我在這裏再次感謝黃國健議員提出議案和其他議員提出的大量寶貴意見,我謹此發言。
政府新聞處 連結至相關網站